热搜: 淘宝兼职  网络兼职有哪些工作  兼职  刷信誉  云南社会姐  刷信誉兼职  宋智孝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健康话题 » 正文

揭微整形培训乱象:4天速成学员互当小白鼠

 赵斌自媒体     淘宝刷客网       免费B2B平台      青年创业网       微商加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9-09  快卓网  www.kdoit.com     浏览次数:831           百度相关搜索
核心提示:原标题:微整形培训之乱:4天速成微整形医生  8月9日下午,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上,学员互相往脸上打生理盐水练习实操。  ......  [  收录查询:      ]
原标题:微整形培训之乱:4天速成微整形医生

  8月9日下午,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上,学员互相往脸上打生理盐水练习实操。

  曾为学员王萱注射玻尿酸隆鼻的培训机构讲师,在讲解面部解剖知识。

  学员朋友圈发布的埋蛋白线项目注射图片

  8月9日下午,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二层会议室内,学员们在模特头上练习寻找进针位置。

  9月7日上午9点半,新一期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在门头沟晨光宾馆准时开讲。

  4天学会微整形,一个月宣称能赚十几万!这样的微整形培训班靠谱吗?7月初到9月初,历时两个月,新京报记者暗访微整形培训机构,揭开了他们暴利敛财黑幕。所谓实操课,就是学员彼此充当“小白鼠”,相互扎针。7800元换来的“国际医疗美容联盟培训资格证书”,也是用来骗客户的。

  培训班敛财通道还延伸至培训外,那些谎称三甲医院专家的讲师们主动向学员售卖国家严禁私下流通的肉毒素针剂、玻尿酸等微整形产品

  暴利诱惑之下,不少零基础的学员仅经过“4天速成微整形”培训班的短期培训之后,便开起了微整形工作室、开始以“微整形专家”的名义,给身边的爱美人士做微整形。

  “疯狂”微整形

  “专家”宾馆内扎针 学员隆鼻流脓水

  培训班的“专家”注射玻尿酸后,王萱的鼻子从肿痛到长满小白疱,并开始流脓。输液、吃药、吸高压氧,经过正规医院的一系列治疗,王萱才知她这是注射感染,需要长期调理修复。

  对22岁的四川女孩王萱来说,有张明星脸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并因此从事美容行业多年。

  今年5月底的一个下午,石景山区一家宾馆的会议室内,作为微整形培训学员的王萱在刷卡付款500元后,获得了一次由“著名专家”为其低价注射玻尿酸隆鼻的机会。

  与王萱一同培训的20多个女孩中,多数人其实是想来“微整”的。

  培训的第三天下午,王萱接到培训老师的电话,通知她到培训的宾馆内注射。

  标准间内只有身穿白大褂的“专家”一人,王萱正纳闷在哪儿消毒,专家却让她自己动手。简单消毒后,王萱发现床边垃圾桶内堆满了注射产品的废弃物,看来找专家注射的学员还不少。

  耗时10余分钟的注射前半部分都很顺利,“专家”在拔出第二针时,细细的针尖刚离开鼻骨,一股血从针眼处喷出。“专家”赶紧拿起纱布,按在针眼上并安慰她说,“没事,没事”。

  这是王萱第一次感到恐惧,但她没想到这恐惧远没就此结束。

  在注射后的10天内,王萱的鼻子从肿痛到长满小白疱,疼痛和恐惧日益增加。在“专家”的安排下,王萱到多家医院输液、吃药、吸高压氧,又在宾馆里让“专家”给打了两针溶解酶,折腾了近10天后,炎症才停止恶化。

  多家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均为,因感染导致红肿、疼痛。医生说若要完全痊愈,还要长时间调理。

  支付了医药费后,“专家”消失了,王萱找到培训机构宣称的“专家”供职医院,却被告知,查无此人。

  出事儿的不止王萱一人,一名来自山东的学员在注射唇部后,嘴上也起了很多白疱,被告知是正常现象,让其自己挤掉。

  三个月过去,王萱鼻子还有隐约的疮痕,心中那“明星般的鼻型”也化作一场噩梦。

  征集报名

  交钱就发证书 用于包装“骗客户”

  收费7800元,学期4天。简单考核后即可为学员颁发“韩国整容行业认证证书”。这是微整形培训机构对外的诱人承诺。靠着这份“假证书”充门面,培训机构宣称,有学员一个月能赚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半年开上奔驰。

  原以为只要忍痛挨几针,就能变美,却差点因此毁容。王萱说,在她的朋友圈中,微整形培训相当普遍。

  “一周快速学会微整形”、“三甲医院专家坐镇”、“韩国专家实操教学”。在网络搜索“微整形培训”,显示有12余万条结果。

  一家微整形培训机构客服人员承诺,“零基础学员培训4天,可获专业整形证书”。

  4天培训班由京韩(国

  际)医美技术培训中心(下称京韩医美)开办,由京韩医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代理、发布广告;销售日用品、化妆品等,并不包含医疗整形培训的内容。对此,工商局人员表示,未经批准开展医疗整形培训,已属超范围经营。

  “京韩医美”8月初培训报名和授课地点定在海淀区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一层会议室。

  7月23日下午,招待所会场内已挂起“京韩医美微整形技术研讨会”字样的横幅,以及微整形、半永久项目海报。

  “报名从速!”会议室内,一位自称专门负责招生的“李老师”让咨询者抓住报名机会。她说,即将开课的培训班已有近20名学员报名,若报名,可现场刷卡。

  收费7800元,学期4天。李老师报出培训价格,并承诺经过简单考核后即可为学员颁发“国际医疗美容联盟培训资格证书”。

  国家规定,只有拿到卫生部颁发的职业医师资格证才可以注射,但学员都没有,李老师说,机构给学员的建议是,不要大张旗鼓地做,自己开工作室,先从朋友圈做起,做工作室不需要办执照。

  “盈利当然很可观”,李老师说,学员中,有人注射一针收费12800元,有人用同样的药物只收2800元。一个月赚个十几万,几十万的都有。

  7月28日,“京韩医美”授课的金老师,现场让记者刷卡7800元交了学费。这位自称来自“空军总医院”的整形专家,30岁左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她保证让记者“4天出师”。对于培训后发给学员的证书,金老师承认,那是唬人的,只是对学员的外在包装,方便学员们回去开展业务。

  神秘授课

  开课前大门反锁 学员先交手机

  “哐!”会议室的大门被从屋内反锁,8月7日上午十点,“京韩医美”培训班在海淀区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正式开课。18名学员的手机统统被收走。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收手机是为了保证学员听课时注意力集中。

  这间30平米左右的会议室,条形桌子被摆放成u形,屋中央架设了一台投影仪,将“美容内部资料”的图像投影在墙上。

  微整形理论课的“刘主任”,被标称三甲医院的整形专家。这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一上来就教学员们如何规避风险。

  据他在课堂上的统计,参加本次培训的18名学员中,仅1人护士专业在读,其余学员均无医疗方面的基础。

  因没有行医资质,“刘主任”建议学员先从医美咨询行业开始,“在北京,一年的咨询经验,每个月可以拿到1万到1.5万元工资。”

  课堂上讲师还透露,国内批准使用的微整形注射药物稀少,假药横行,提醒学员要确保药品来源稳妥,避免因使用假药被“麻烦”找上门。

  简单交流后,记者发现,虽然是零基础,但几乎所有的学员都曾接触过微整形。“我打,我妈妈也打,后来干脆自己来学。”一位学员用夸张的表情介绍,在老家,一位从事微整形的朋友靠此行当,不到半年就买车买房了。

  面对零基础的学员,从如何佩戴手套、帽子开始,一步步指导学员实现其反复强调的“无菌操作”。大到不锈钢治疗手推车,小到1毫升的注射器,从注射时的穿着,到注射场所的选择与装潢,讲师多次重复、强调。

  “做到无菌操作,很大程度上就避免了风险的发生。”课堂上,两位讲师多次提到风险二字。从目前的市场环境到机构四天速成的培训模式,金老师坦言,相比正规医生,“速成”的零基础学员更应学习如何规避风险。

  真人实验

  零基础学员互扎生理盐水学注射

  13毫米的针头刺穿学员文文(化名)面部的那一刻,她反射性地尖叫一声,歪头躲闪,针头穿透面部刺在文文的牙床上。8月8日的微整形实操课上,老师鼓励学员们互相给对方扎盐水,练习针法。文文在被老师当做“课件”演示针法。

  在“京韩医美”为期四天的培训中,按照培训机构的课程安排,每天上午为讲师授课时间,下午安排学员练习实际操作。

  8月8日下午,肉毒素注射实操课上,现场助教提议,学员可以互相尝试注射生理盐水,将身旁的学员当作自己的“第一个客户”。

  在工作人员的鼓励下,约三四对学员响应讲师提议,表示愿意互相扎针。助教随即拿出新的注射针筒及相关耗材。姑娘们两人一组,在其他学员的“围观”下,配药、消毒,一手扶着注射部位,另一只手拿着注射器,将13毫米长的针头扎入对方的面部。

  8月9日下午,玻尿酸注射实际操作课上,学员互做“真人实验”再次在教室内上演,学员们选择同伴的太阳穴、鼻唇沟、额头、下巴、鼻子等多个部位尝试注射。

  “哎呀”。

  “怎么了,疼吗?”

  “疼”。

  “你手抖了,进针慢,所以客户会疼,你快回抽然后推药吧。”

  一名学员因胆怯加之不够熟悉操作步骤,导致同伴在被注射时连连喊疼,站在一旁的助教将操作中不够规范的步骤指出。

  不仅是学员间互为实验标本,学员的脸还成为讲师的“课件”。

  8月10日上午11时许,金老师在讲到蛋白线(蛋白线又称美人线,是利用可被人体吸收溶解的螺旋栓线插入表层肌肤,刺激皮肤下胶原蛋白的再生)教学时,提出可以请一名学员到讲台上,由讲师为学员演示埋蛋白线的操作过程。因演示时须注射药品,操作后需要向学员收取每根20元的成本价。

  两名学员自告奋勇,先后尝试“被注射”。投影仪中,金老师从助教手中接过蛋白线,倾斜着扎进学员的皮肤中,不到10分钟,10根埋蛋白线操作完成。

  在为第二位学员演示操作蛋白线时,意外出现了,金老师两次“失误”,一次将针头扎穿学员的面部,一次则在埋完线后拔针时,有半根连同针头一同拔出,并未成功埋入。

  即便如此,两名学员还是自付了10根蛋白线的成本钱200元。

  培训期间,记者还在资料袋内的一次性注射器包装袋上发现,“京韩医美”发给学员用于配药和互相试针的器具已在5个月前过期失效。

  规避风险

  脸打坏了不要紧 补支溶解酶就好

  “没有资质的微整形相当于脑袋上顶颗雷。”在授课过程中,刘主任和金老师告诉学员怎样处理“鼻子打歪了”,注射扎到血管、面部青紫红肿的方法。总之不能让顾客去相关部门投诉,“因为一投诉,你就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课堂上,讲师多次强调因无从业资质,操作时需格外小心,“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在正规诊所或医院注册的医师才能注射。所以在选择客户时,讲师建议,学员先从周围朋友、亲人开始。“如果遇到未成年人,要谨慎,家长作为监护人可能会来找你麻烦”。

  在确定客户后,注射都要先拍照取证。金老师解释说,拍照可有效避免操作后客户不满意来找麻烦,“如果鼻子歪了,那是打针前就歪了,不是你的责任。”

  有学员提出,如果操作不当,将针扎入血管如何解决,讲师及多位工作人员称,回抽如果有血,就是扎到血管了,赶紧拔出来重扎,就没事。

  “容易出现危险的部位不建议注射,如眼周、鼻动脉附近,一旦造成眼部失明,后果无法挽回。”讲师告诉学员,比较安全的部位就是下巴、苹果肌等。

  讲师还与学员们分享了一些此前遇到的案例。如一内蒙古学员,开微整形工作室,不到俩月就开上了奔驰。不久前,给一个女孩注射鼻子,女孩的鼻头在注射后两天开始变黑。“她来问我,我让她免费给女孩打一针溶解酶,现在已经好多了。”

  据悉,玻尿酸溶解酶是一种碱性蛋白质,主要用于溶解玻尿酸,修复玻尿酸塑形失败。讲师强调,学员在购置药品时,有“橡皮擦”作用的溶解酶不能少。

  此外,类似美白针等需要通过输液的方式将药输入体内,讲师说,掌握静脉注射并非一两天,“我们教你配方,你回去可以去请护士,扎一次针给几十块钱,把所有的风险都刨除出去,你只提供产品就可以了。”

  “你们回去一定要认识一些医生,以便注射不当出现危险时给予及时救治。”讲师不断跟学员强调微整形风险防不胜防,一旦遇到医疗纠纷,没有熟人,一般医院都不敢给治。

  在拿到一张由“京韩医美”自己印制的“证书”后,8月10日下午3点,18名学员将紫色的学员服归还助教后,拉着箱子从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离开,赶往火车站、机场。

  学员们的微信朋友圈内,预约注射微整形的广告早已发布出去,10天后,将有新一期培训班再开课,新一批“整形医生”也将在4天内速成。

  “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上课流程

  第一天

  上午 宣布咨询交流会纪律;收手机;讲师介绍微整形概论及面部解剖知识。

  下午 讲师介绍实操注意事项、用针、进针方法。

  第二天

  上午 学习肉毒素的药用原理、市场假药横行;学习如何规避风险,遇到纠纷如何处理;注射步骤及注射事项。

  下午 学员互为模特扎生理盐水。

  第三天

  上午 学习玻尿酸的药用原理;注射步骤及注射事项,及规避风险方法。

  下午 学员间互相注射盐水。

  第四天

  上午 学习水光针、婴儿针、PRP等微整形项目注射方法;发微整形证书。

  下午 讲师演示用仪器给学员做微整形项目;现场售药。

  A08-A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程媛媛 吴振鹏 实习生 张玛睿 刘思维 米惠惠

  A08-A11版统筹/刘泽宁

 

  • 更多新闻猛料请关注快卓网微信号:kuaizhuowang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快卓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我要投稿 ]

 

 
如有以下事宜合作,请联系QQ:2851780802
新闻发布 案例分享 成功报道 软文推广
项目投放 商务合作 微信合作 仓储物流
专家申报 数据报告 园区招商 跨境电商
推荐图文
 
赞助商推广展位
推荐资讯
 
赞助商推广展位
点击排行
 
猜您喜欢......
 
网站首页 | 诚征英才 | 营销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付款方式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浙ICP备14023427号-1
免责声明:本站所展示的信息均由企业发布者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方负责,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